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 天下文化 讀書俱樂部 小天下 未來少年 遠見雜誌 遠見民調中心 30雜誌 哈佛商業評論 人文空間 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

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與遠見雜誌合作發表「2014全國閱讀大調查」,總體檢全民閱讀力、數位閱讀現況和22縣市閱讀競爭力,邀請您一同關心滑世代的閱讀行為,支持閱讀復興運動!

more

佳文分享

2012/5/23

幸佳慧:「閱讀起步走」的天上與人間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二六三期」
這幾年,或許大家有聽聞嬰幼兒閱讀,或「閱讀起步走」的一些觀念,並參與其中,我想藉由這篇文章來談談我所瞭解這個計畫的初始精神,包括這個計畫和整個國家知識與社經結構的關係,以及我參與台灣實施與推廣的情形。

英國的Bookstart 
英國圖書信託(Booktrust)發動Bookstart這項計畫,是典型的由小成大的精彩故事,它從一項小型的學術性實驗開始,逐漸凝聚眾人力量,撼動了地方與中央政府,進而成為國家的重要政策。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一九九二年,圖書信託委託兩位學者進行一項名為Bookstart的閱讀推廣與研究的先鋒計畫,研究團隊與伯明罕市的圖書館、醫療單位與大學教育系合作,共有三百個嬰幼兒參與。這兩位學者先前在「閱讀對幼兒發展」就有重要的研究發現,然而他們進一步證實,參與Bookstart計畫的嬰幼兒,在進入學校一開始接受學齡前基礎能力測驗時,在九個項目中,顯著超越沒有參與計畫的兒童;包括聽說讀寫、數學、肢體統合、表達溝通、環境瞭解、個人情緒與社會性的發展等。 

後來的六年間,英國各地跟進了六十幾個大大小小的前導計畫。而關鍵發生在一九九九年,英國一家大型連鎖超市聖斯伯里(Sainsbury)受到國家讀寫信託(National Literacy Trust)於一九九八年發起的「全國閱讀年」活動啟發,他們想為下個世紀的孩子留下珍貴的遺產,於是決定大力支持Bookstart作為他們的千禧年計畫。這家超商熱情資助免費贈書的經費,使得這項計畫立刻成為全國性的活動,那一年有百分之九十二的地方政府都加入。

在這樣的情勢下,二○○○年英國中央政府的教育部,便提撥了一些經費支持、也設法尋求其他部門支持,包括文化部、媒體部、體育部,都在接下來四年給予這項閱讀計畫部份經費。在這期間,圖書信託的團隊為了成全這項計畫的可能性並整合資源,他們主動和童書出版社一起研擬「如何大幅降低贈書禮袋預算」的合作方式。

終於,在二○○四年,英國總理布朗正式宣佈,政府將支持Bookstart三階段的禮袋,包括新生兒(○~十二個月大)、學步兒(十二~廿四個月大)與百寶箱(三~四歲),當時合作的出版社也答應繼續支持到七歲的贈書。政府將它提昇到國家政策,也負責各大部門的統合,司法、醫療、教育體系都加入了運作。後來的幾年,民間、組織與政府的合作模式也逐漸形成,政府負責提撥整個計畫總預算的兩成,其他則由出版商與相關組織來籌措,計畫的對象也一路延伸到十一歲的學童。

英國會這麼積極,是因為他們最終得面對諸多的事實。向內看,國內多元族群所帶來的社會問題不斷累積;另一方面,多媒體娛樂一直在弱化學童的識讀書寫與思考能力。向外看,時代急速變化,北歐一些國家在社會、環境與教育上的成效,在在提醒他們不得不下定決心改變國家體質。

他們體認到未來的國際競爭力,絕非贏在勞力,而是腦力。而所謂腦力,來自「閱讀力」的促成與「創造力」的加成。有了閱讀力,任何人不管在校園內或出了社會都能有效學習,即使社會或產業結構不斷變化,一個人只要擁有閱讀力,他就能隨時跟進或轉換自己的專業。而任何專業領域,都需要創造力來突破瓶頸或推陳出新。創造力,往往是致勝或改善問題的重要關鍵。

那麼,什麼能給孩子這兩個能力?沒有其他答案,就是閱讀童書。

啟發每個孩子對書的喜愛 
英國Bookstart的標語是「啟發每個孩子對書的喜愛」(Inspiring a love of books in every child)。這一句最為關鍵的字就是every。這個字不是口號或形容,而是一種承諾。

觀看他們如何將計畫落實到每個嬰幼兒與小孩身上,便會讓人敬佩不已。為了滴水不漏,他們啟動國家健保醫療系統,由專門照料新生兒的健康隨訪員(Health visitor)先行受訓,然後在每個寶寶大約六、七個月大時,他們會親自到新生兒的家庭,除了為孩子進行一般性健康檢查,也發送禮袋、解說計畫與傳遞閱讀知識的工作。

其他不同年紀孩子的書袋,因為工作相對簡單,便由不同單位分層接觸與發送。可貴的是,他們也考慮了兒童的特殊性而專門開發視障、聽障等特殊需求孩子的寶寶書袋。連書袋裡的《指導手冊》也有三十幾種語言,中文還分簡體和繁體,展現十足的誠意尊重各個族群。連英國最頭痛的流動族群(如吉普賽人、遊樂園遊牧族群)他們都想辦法處理,不放棄讓每個孩子享有閱讀的權利。

就這樣,在幾年的努力後,英國社會的體質悄悄改變了。

社區的活動變得不一樣了,娃娃車最常去的地方除了公園就是圖書館,而圖書館裡,嬰幼兒書籍借閱比例也因此飆高,全國嬰幼兒借書的比例超過八成。家裡氣氛變得不一樣了,爸媽把閱讀當成日常生活中重要的活動,他們會一起上圖書館或書店,把原來會花在嬰幼兒玩具或衣物的經費,拿去購買書籍。整個家庭成員都被帶動了,爺爺奶奶帶孫子去圖書館參加活動時,也會把年紀大一點的小孩帶著,他們因此跟著寶寶一起參與閱讀活動。

英國圖書館普遍、閱讀風氣本來就高,公共場所如地鐵、公園、餐飲店…隨時能看到不分老少的人們拿著書讀;但是,因為這個活動,閱讀人的年齡不僅往下拉,也有效改變了中低收入家庭的生活型態。

更重要的是,在給予各族群重視與尊重的同時,這個計畫也有效的凝聚了大家對英國文化的認同,因為寶寶們閱讀同一批書,這將成為他們共有的世代記憶。不僅這樣,這個計畫連帶的讓出版社與創作者有了強有力的後盾,去發揮他們的專業與事業,一些針對幼小童書的獎項因而紛紛成立。這些年,Bookstart組織每年都會根據各地傳來的相關報告做一些統計,每項報告都讓大家知道努力的成果有了回報,孩子們進入學校的表現大幅提昇。 

台灣的閱讀起步走 
二○○六年信誼基金會引進了Bookstart,並將它譯為「閱讀起步走」,信誼結合地方政府,先在台北、新北、台中等縣市實施,幾個有心的鄉鎮圖書館實施的相當有成效。信誼也協助許多有意願的地方圖書館,建制嬰幼兒的閱讀環境,並提供館員與志工相關培訓課程。 

我在英國的求學期間,因為勤跑圖書館,常體驗嬰幼兒閱讀的相關活動,然而並沒想到我會和Bookstart有什麼實質關係;直到二○○九年,我陪伴兩位英國教授回台灣演講,其中因為我的指導教授金蕾諾(Kim Reynolds)曾任英國圖書信託的主席,也參與過Bookstart的委員會,因此信誼希望金蕾諾能給台灣一場演講。當時我因為擔任翻譯,並參觀了台灣實施該計畫良好的幾個圖書館,因而間接深度的認識這項計畫。

我在二○一一年回台後,在台南和一群朋友成立了「葫蘆巷讀冊協會」,我在說明大會上傳達這個計畫的精神與內涵,以及我想在台南如何落實這些理想與藍圖。台南市立圖書館在瞭解後,希望我們幫忙籌劃圖書館館員的相關培訓,還好協會裡不乏有帶領幼兒閱讀經驗的老師。嬰幼兒閱讀,就這樣成為我們協會的工作重點之一。協會並在年底接手經營台南市立圖書館的兒童圖書館,重新整修後的兒童圖書館特別規劃了○~三歲嬰幼兒的小書蟲區,讓我們推行這項業務更為順利。

在贈書禮袋部份,台灣並非每個縣市都全面執行,作法也雜亂不一。雖然教育部從二○○九年起,有發送一些書禮袋給公共圖書館作為試辦,然而教育部去年發給台南市不到四千份的寶寶書袋,不到一星期就被搶光了。我心裡既生氣又感慨,台灣政府做這種事,怎麼是讓父母用搶的?而他們會這樣處理,豈不表示他們根本連這件事的內涵與精神都沒搞懂嗎!

英國會這樣破釜沈舟的辦理,目的就是為了要平衡孩子因為家庭經濟差異所帶來的學習差異,進而讓社會朝向公平正義的方向發展。然而,台灣政府這樣的作法,照顧到的絕大多數恐怕都是已經會跑圖書館而且也買得起書的中產階級家庭,至於那些弱勢家庭,包括單親、貧困、新住民家庭…幾乎是被排拒在外了,因為他們可能連這個活動的訊息都不知道。

台灣的問題,在於政府並不了解該計畫的重要性,或者進一步說,台灣政府的行事特質向來短視近利,不願意做洗心革面的建設。於是他們只要「花錢送書」的面子,並非在乎每個孩子閱讀能力與權利的裡子。他們把分書的工作交給人力本來就吃緊的圖書館,若圖書館發書不利,剩下份數太多,下次贈書的相關經費就會受影響。作為政府,把執行這個計畫的壓力整個扔給圖書館,實在很不負責。

另一個問題,在於台灣圖書館空間與硬體設備的不全。過去,台灣人並沒有將嬰幼兒帶入圖書館的概念,因此,要創造一個讓親子安全舒適的閱讀空間,都必須硬擠出來。而當圖書館好不容易邀請帶著娃兒的父母進門後,又發現哺乳室或洗手間尿布更換檯等設施的闕如。荒謬的是,中央或地方政府補助各縣市、鄉鎮地區圖書館,在建制嬰幼兒閱讀空間的經費上,少得可憐。這些種種,都顯示台灣政府對於這項計畫膚淺的認知與敷衍的態度。對照英國政府為了落實「每個孩子」的閱讀權利,而大刀闊斧的整合醫療、司法、教育、圖書館、出版社、組織團體、各領域專家等系統的巨大規模,實在是天差地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