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 天下文化 讀書俱樂部 小天下 未來少年 遠見雜誌 遠見民調中心 30雜誌 哈佛商業評論 人文空間 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

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與遠見雜誌合作發表「2014全國閱讀大調查」,總體檢全民閱讀力、數位閱讀現況和22縣市閱讀競爭力,邀請您一同關心滑世代的閱讀行為,支持閱讀復興運動!

more

佳文分享

2012/3/12

美律實業董事長 廖祿立 用閱讀影響1650萬人次

藏書豐碩、博覽群書的名人不少,但很少有人能像美律實業董事長廖祿立這樣,樂於實踐從閱讀得來的知識。 

閱讀對他而言,不只是享受樂趣,更可從書中找到生活與企業經營的導師。

不管是企業經營的工具理論,還是對親子教養的深刻體悟,信手拈來字字句句皆有所本。特地從家裡扛了十幾本書來給《遠見》記者一一對照,廖祿立笑著說,「我喜歡我講的話是有根據的。」

創愛的書庫 傳送近50萬本書
發願做慈善的企業家不少,但很少有人像廖祿立如此,把閱讀當公益推動,甚至像個傳教士般把書一一送至全台23個縣市。

身兼台灣閱讀文化基金會董事長的他,在五年內設立了119個「愛的書庫」,讓將近50萬本書在各級學校、圖書館間流通,每年光書籍的運費就500萬~600萬元。

談起閱讀,這位已67歲的董事長眼睛就閃閃發亮。「我書看得不快,同一本也不會看超過兩次,但都很認真地讀,」廖祿立的每一本書上,都有用螢光筆標記的重點,空白處也不時有眉批和心得。

說起受他影響而閱讀的人,可以從廖家5口,擴及到1650萬個愛的書庫總閱讀人次;而他的閱讀淵源,則能追朔到祖父廖承祥所傳承下來的百年家風。

廖祿立回憶,祖父廖承祥發跡於台中西屯,從務農起家,在當地興廟講學,是有名的學問家和慈善家。曾留下家訓:「我每日收入4元,對內、對自己須節儉……所積蓄起來的財富,來做慈善事業,比留財產給子孫更勝,因為無形的財產才用不完。」

父親廖天堂在祖父耳濡目染下,87歲過世前仍手不釋卷。而廖祿立在祖父與父親雙重影響下,更是熱愛閱讀。即便身為全球前五大通訊電聲元件供應廠商,如今自己還是一有空就看書,連出差也會隨身攜帶書本。

辦家庭讀書會 週六親子共讀
就是一次出差時所看的書,讓廖祿立開始重視下一代的閱讀。

20多年前一次到英國出差,他有個難得的空檔,便翻閱心理學教授鄭石岩所著《清心與自在》。書中寫道:「人本良心所發出的愛不是享有或喜歡,而是對客體發出的關懷、對他負責、並尊重客體的本然之性,更重要的是它含有足夠的知識以瞭解客體,好讓自己對客體的關懷、負責和尊重不致落空,而避免愛之適足以害之的結局。」

看來稀鬆平常的字句,卻對廖祿立造成莫大衝擊。「那時因為兒子只考上五專,沒有考上我的母校台中一中,心中鬱卒很久。這一段話讓我深刻反省對孩子的愛到底對不對,」他說。

深受震撼的廖祿立立刻寫了明信片寄回台灣給兒子:「爸爸錯了,沒有好好瞭解你們,回去後我們多聊聊、一起看看書,聽聽你們的想法……。」

自此之後,不管多忙,廖祿立每週六一定回家和孩子聚餐、共讀,後來慢慢演變為家庭讀書會。成員也不斷增加,從五口之家,到媳婦、女婿加入,連剛開始牙牙學語的孫子女也抱上來一起討論。直到去年因兒女們紛紛到外地工作,延續十幾年的讀書會才熄燈。

廖祿立認為,讀書最可貴的是產生連結,共讀、討論則能從互動中更深化閱讀,兒女和孫輩都因讀書會的長期薰陶有所成長,「讀書就是要產生影響力,」他說。

推廣閱讀 要從校區走進社區
至於讓廖祿立把閱讀,從家庭伸向社會,則是另一個更感人的因緣際會。

1999年爆發921大地震,一群南投縣老師深感產官學的救災行動,大都圍繞在校舍等硬體重建上,很少關注到災區學童也很缺乏軟體教材。當時想在校內推動班級共讀的高中老師陳一誠,聽到學生說:「爸爸說飯都沒得吃了,還讀書」,讓他找上廖祿立募書。

其實在20多年前,陳一誠就曾參加過廖祿立在台中市傑人會舉辦的山地服務營隊,緣分特別,再加上是要推廣閱讀,廖祿立不但立刻自掏腰包20萬,還拉著前環隆電氣總經理吳輝煌一起贊助,閱讀推廣中心於是成立。

結果這個原本只是班級間自發性的活動,得到九二一震災重建基金會執行長謝志誠的大力支持。甚至在九二一基金會解散後,廖祿立接手成立了台灣閱讀文化基金會,未來還要將影響力從校區擴及社區。

拿出《一個創業家的意外人生》,廖祿立說他在推廣閱讀時,這本書給了他很大啟發和鼓舞。

作者約翰.伍德(John Wood)是前微軟中國事業開發部門負責人,因為一次尼泊爾之旅,放棄大好事業前程,轉而全心投入協助東南亞貧童的教育。「他2006年出書的時候,已經成立了2000多個學校和圖書館,我現在才119個書庫算什麼?」廖祿立很感佩。

以愛為本 推薦嚴長壽著作
帶著台灣人濃濃的惜物惜情觀念,廖祿立推薦給親友和普羅大眾的書,都是以愛出發,像是黃崑巖的《談教養》、嚴長壽的《我所看見的未來》《教育應該不一樣》,每次贈書,都會在書扉或夾頁上親簽祝福。

但對於企業員工及管理者,他則建議應該多讀一些建立基本概念的書,像是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以及前MIT史隆管理學院教授、知名企管顧問寇夫曼(Fred Kofman)的著作。

他以寇夫曼的《清醒的企業》舉例說明:「像這本講的七項修練,雖然都是很基本的概念,卻和我們公司文化相當契合。」他解釋,前三項的負責、正直、謙虛,正好呼應他創立美律時的理念「誠正勤儉忍」。另外還要坦誠溝通、建設性協商、精準地整合。而如果要讓上述六項完美發生,就需要第七項:情緒的掌控。

「看來好像都是老生常談,卻讓我愈看愈汗顏,」廖祿立說,他因為這本書開始反思自己在產業裡的價值,最後得出「專注」以及「提供品質好的電聲產品」。

敢自豪「我書不是讀假的」的廖祿立認為,閱讀最大的樂趣在於應用閱讀得來的知識,「當我發現我的做法都能和書中理論相互印證,更讓我不管是做公益還是做企業,每一步都走得很安心,」他總結。 

本文引用自〈遠見雜誌〉2011年10月號 第304期